僞娘在男生宿舍的生活   校园小说 

我是一個目前就讀大學的僞娘,我從小時候就開始偷穿媽媽跟姐姐的衣服,一開始只是因爲新奇好玩,長大比較懂性事之后就開始對著鏡中的自己自慰,因爲不是我在吹噓自己,女裝的我真的蠻美的,超過170 公分的高挑身材、纖瘦的體型,配上又長又細的長腿,清秀的五官,加上一雙無辜的大眼睛,任誰都會忍不住多看幾眼。 但是,我在家里要穿女裝是幾乎不可能的,所以我一直壓抑著自己,直到現在終于上了大學,可以名正言順的離開家里外宿,爲了要把家里給我有限的生活費盡可能的省下來買女生的相關用品,我選擇跟幾個好朋友合租一層公寓住家,里面有四房二廳,衛浴只有一間,是共用的。 就這樣,我每天過著白天上課,晚上窩在房間研究女裝的生活,事情就發生在某天的深夜,我趁大家出去夜唱的時候,在房里換好了女裝想出門去透透氣,沒想到一開房間門,就剛好遇到我的室友們回來,他們三人看到我先是一愣: 俊成:「挖,阿偉這小子難怪不跟我們去夜唱,原來是見色忘友阿。」 小松:「阿偉的女友很正耶,他真是好狗命。」 小朱:「這麽晚了,你要回家媽?怎麽不叫阿偉送你?」 他們圍著我,你一言我一語的擋在大門口,讓我無法脫身,他們看來已經喝了不少酒,整個臉都紅通通的,我想就趁這時候跟他們說明我的女裝興趣,也省 的以后偷偷摸摸的。 「是我拉,阿偉。」「靠~~ ~」他們三人異口同聲的發出驚呼聲,小松還倒彈了兩步。 俊成:「真的假的,太神奇了吧?你怎麽弄的?」 小松:「你是想交女朋友想瘋了干脆自己當你自己的女朋友是不是?」 小朱:「你那麽正,當我女朋友好不好?」 然后大家就這樣聊開了,后來我還跟他們去便利商店買啤酒回來喝,便利商店的店員也沒認出我是男生,我稍稍松了一口氣。 回到宿舍,大家開始喝酒打屁聊天,酒喝的差不多了之后,大家聊的話題就越來越鹹濕,后來不知道是誰開的頭: 「阿偉你扮女生那麽像有什麽用?女生能作的事情你能作嗎?」 「誰說我不能?!我還做的比女生更好呢?」我的個性就是不服輸,聽到有人挑釁我,當然受不了 「那你能不碰到小松就讓他勃起嗎?」 「這還不簡單!」 大家起哄把小松剝了精光,只剩一條三角內褲。 我則開始在他面前扭腰擺臀跳起熱舞,我那天穿的是牛仔短裙跟半透明黑絲襪,上半身則是雪紡紗的上衣,在我跳了一陣子,背對著他彎腰把絲襪脫下,露出裙內風光的時候,我看到他的內褲已經被撐的鼓起了一大包,而且因爲他的老二實在太長,還露出一大截在內褲外面。 「哈哈~ 你們看他硬的跟什麽一樣!頭頭都出來透氣了~~~ 」我開心的跟大家宣布我的勝利 俊成:「你很廢耶,這樣都忍不了」 小松:「要不然你們來阿,摸摸你們自己的褲裆吧,還不是一樣硬梆梆?」 小朱:「阿偉你敢跟我賭嗎,賭1000塊。」 我:「好阿,賭什麽?」小朱:「看你能不能在5 分鍾之內讓小松射精。」 俊成:「我再加1000,我要看好戲。」 2000塊,對于需要治裝費的我來說,是一筆不小的金額,在酒精的催化下,我的理性很快就戰敗了。 「好,我跟你們賭。」 我坐到小松的身邊開始我的攻勢,先是用舌頭進攻他的乳頭,另一手沿著他的大腿一路向上撫摸上去,到了他的寶貝附近的時候,我故意不去碰他的肉棒, 而是緩緩撫摸著他的球球,然后吻上他的耳朵,在他耳邊用極盡挑逗的聲音說:想要我幫你打手槍嗎? 「嗚嗚~~」他緊閉雙眼,搖了搖頭表示他想忍過我這五分鍾的攻勢。 (我哪是那麽容易打發的) 我的指腹從球球上慢慢的沿著內褲上肉棒的形狀移動,在棒體上來回撫摸,他興奮的扭動著身子,我的手繼續向上,到了頭部的部分,我知道這是男人最有感覺的地方,一定要在這里加強進攻才行我用手指按摩著龜頭溝,邊隔著內褲幫 他打手槍。 「你看,都這麽硬了,很舒服嗎?」我在他耳邊,一邊呵氣,一邊輕聲說著淫聲浪語 「想不想要我幫你從內褲里掏出來打手槍?」「你的棒棒又大又硬,我好喜歡喔」「我的妹妹都濕透了,趕快插進來用力干我嘛~~」 「嗯~ 噢~~~~」他很明顯的呼吸變得急促,也不時發出一些很低沈的哼聲 我看時機已到,把他的內褲剝下來退到膝蓋,他的肉棒彈了出來,再順勢抓住他的肉棒開始打起手槍。 「阿~~~ 」 他被我突如其來的進攻嚇了一跳,發出了男人的嬌喘聲(我覺得好可愛喔~ ) 我把牛仔裙拉到腰上,拉著他的手放到我屁股上,讓他隔著內褲撫摸著我的臀部。 再讓他的另一只手抓著我的胸部。 然后在他耳邊進行淫語攻勢。 「趕快射出來嘛,我想看你把濃濃的jingye射在我的胸部上」「不要忍嘛,想射就射出來阿」 「阿恩~你的雞雞好大喔干的我好舒服喔」 看著他扭來扭去,又不時緊閉牙關的反應,我想這兩千塊我是拿定了。 誰知道,這時候俊成竟然趁我不注意的時候,拿拖鞋朝小松的蛋蛋打了下去。 小松:「阿~~~~」 他慘叫一聲,捂著他的蛋蛋哀嚎。 「欸,你這樣是賴皮耶~~」眼看著到手的錢要飛走了,我高聲向他們抗議著。 「我是不小心打到他的,剛剛有只蒼蠅嘛,還剩兩分鍾,你沒把他弄出來就是輸啰」 「厚~~你們以爲我沒招了嗎?這兩千我是賺定了」 我起身蹲到小松的兩腿之間,把他已經半軟的雞雞握住,猶豫了半秒,張口把它吞了進去。 小松:「阿~~~~」 這次他發出的是舒服的聲音。 我濕滑的舌頭頂在他的龜頭溝上,嘴里不停的吸吮,配合頭部上上下下的動作,他的陰莖在我嘴里進進出出,被口水沾濕的發亮,立刻就恢複了元氣,馬上就膨脹到我一嘴無法含住的地步,露出了大半根在外面,我伸手握住根部打起手槍,嘴里則吸著上半部。 「噗滋噗滋噗滋噗滋……淅噜淅噜淅噜……」我故意吸吮的很用力,又不把嘴吧閉緊,讓濕搭搭的口交聲音能夠傳到他的耳里,我一邊吸吮一邊用淫媚的眼神看著他,他則看著一個正妹淫蕩的在他跨下幫他服務,陰莖被又濕又緊的嘴巴包覆著,聽覺、視覺、觸覺的多重快感,讓他舒服的一直呻吟,不由自主的把雙手壓在我的頭上享受著。 我想速戰速決,于是動作越來越快,他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大聲,我感覺到他的陰莖又漲大了一點,知道他快射精了,更是賣力的運動,終于 「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~~~~~~~ 射了!!!!!!!!!阿!!!!!!!!! 」 他噴發在我的嘴里,雖然早有準備,但是第一下射出來時還是小嚇了一跳:p 陰莖就在我嘴里抽搐著,每抖一下就能感覺到又噴了一些出來,量還蠻多的可能跟他很興奮也有點關系吧?我用舌尖攪了一下,黏黏的,就像鼻涕一樣嘗起來鹹鹹的,不知道要怎麽形容它的氣味,有一點杏仁味?倒是沒有什麽腥味,甜甜的。 我緩緩地讓他的陰莖離開我的嘴巴,一邊小力吸著,又不時用舌尖去啜他的龜頭,剛射精的龜頭超敏感的他發出小小聲的哀嚎聲。我隨手抽了兩張衛生紙,把他的子子孫孫吐了出來,得意的向大家宣布我的勝利~~ 「看吧,我贏了,2000拿來~~~~」 一轉頭卻發現他們兩人早已退去了褲子,下半身光溜溜的正對著我打著手槍…… 看著他們兩人精蟲上腦的樣子,我不但沒有害怕,反而還覺得好笑,也帶有一點驕傲吧,代表我的女裝很成功,他們才會看了這場活春宮之后那麽的興奮。 俊成:「欸,能不能也幫我們一下,都快要炸開了啦。」 小朱:「拜托拉,我還沒試過口交是怎樣的感覺。」 「剛剛那樣我就賺了2000,你說我如果幫你們弄還有什麽好處?」 「我們供你使喚,你就是這宿舍的公主,這樣好不好?」 「我每個月還要治裝費,買化妝品、保養品的錢呢?」 俊成:「我出」 「我的三餐呢?」 小朱:「我負責」 呵呵……男人真的是下面的頭硬了,上面的頭就軟了,說什麽都行。 誰知道酒退了,射精了之后,他們還認不認帳? 「好吧,看你們這麽有誠意,過來吧。」 他們兩人挺著硬梆梆的肉棍走了過來在我左右兩側,我跪在地上直起身來,眼前就正對著他們的陰莖。 「那,要開始啰~ (愛心)」 我兩手各握住一根滾燙的肉棒搓動了起來,邊搓邊觀察這兩根棒棒的樣子,他們兩人都沒有小松那麽長,廢話,因爲小松的外號是人小屌大,足足有17公分那麽長,堪稱人間凶器,不過因爲人太矮,還沒交過女朋友。 俊成的應該有13公分的水準,而且形狀是一整個往上翹,根本就是圓月彎刀。xd小朱因爲胖,看起來就比較短,而且毛又多,從肚擠到piyan都長滿了毛,不過比較粗,粗了俊成快一倍有,還蠻嚇人的。 我看了看,應該還是俊成比較好入口,先從他開始下手吧。 我伸出了舌頭,從他的根部一路舔了上來,到了龜頭的部分,再用舌尖去舔弄它的溝溝,這樣重複幾次,俊成已經唉聲連連了然后再突然把它含住,一口氣吞到底,再用力的邊吸吮邊吐出他的陰莖,接著溫柔的含進嘴里,然后又是用力的吸吮吐出,我如此重複著動作。 「阿……阿……喔,真的好舒服」看樣子他很滿意我的服務。 「噗啾……噗啾……噗啾……」客廳里又充滿著淫蕩的口交聲。 沒多久,在一次的盡根沒入時,俊成也繳械了,熱燙的jingye也通通進了我的小嘴里。 這次我故意不吐出來,讓jingye隨著我的嘴角流出來,小朱在旁邊看的心癢難耐,急著說:「快該我了」 我把俊成的jingye抹在他的陰莖上打著手槍,黏黏滑滑的手感讓他快感加倍。 「想要跟他們一樣爽嗎?」 「恩快點,幫我口交」小朱整個臉紅通通的急色樣。 我一口把它的寶貝吞到了底,再用力的吸住。 「阿阿~~~ 」 只廳到小朱大叫了一聲,他肥嫩的陰莖竟然就射精了。 可能是剛剛看了太多刺激場面了吧? 這次我可完全沒有心理準備,jingye都直接進了喉嚨里。 我只好把它全部吞了進去。 一旁的峻成挖苦小朱:「才一口就射了,以后你的綽號改叫快槍俠好了」 「阿就真的很舒服阿~~」小朱嘗試爲自己辯解,但是我看快槍俠的稱號一定會跟著他好一陣子了 「好啦,大家都舒服過了吧?時間也晚了,我要來去洗澡睡覺了」 「不,還有一個人沒有爽過呢」 已經在一旁休息很久的小松突然從后面撲上來抱住了我, 「你都這麽用心幫我們服務了,現在該是我們報答你的時候了」 「你神經阿?你酒還沒醒嗎?欸你們可不要饑不擇食阿」 「沒關系,只要長的漂亮就好了,是男是女我們都不在乎」小松淫笑著在我耳邊說著 「你們還不快過來幫忙?」 小松一揮手,用力的把我甩在沙發上,俊成則過來抓住了我的雙手,小松把我的雙腿掰開,內褲撥到一邊把他的陰莖直挺挺的往我的下體插了進來,我因爲一點準備都沒有,下體傳來一陣被撕裂開來的痛楚, 「阿~~~別這樣~~~我不要我不要~~~~阿阿阿阿阿阿阿」 由于我緊張的奮力抵抗的關系,小松巨大的陰莖只有頭部前端進入我的體內,他用力的擺動起腰部讓堅硬的肉棒在穴肉中來回鑽動,每一次擺動都多挺進了幾寸,然后他用力一頂,終于整根陰莖都進入了我的體內。 「哦~~~ 整支都插進去了干,真舒服。里面好緊喔,夾的我好爽~ 」 「啊……不要,求求你不要這樣,快拔出來我好痛好痛喔阿阿~~~ 」 小松怎麽可能停手,他開始擺動起他的腰來,又硬又長的陰莖開始粗暴地在我下體抽動, 「怎麽樣?很爽吧?都怪你不好,是你要誘惑我們的,當然要負責解決我們的性欲」 「阿……好痛哪有舒服……阿阿阿……你不要再動了……阿阿阿……求求你……」 「啪啪啪啪……啪啪啪……」小松根本聽不進去我說的話,只是一股腦的更用力的干我,肉體碰撞的激烈聲響充滿客廳。 正當我還在痛的哇哇大叫的時候,我的嘴里被塞進了一個又硬又熱的東西。 「不要再叫了,好好幫我吹一下。」俊成又把他的硬屌插了我的嘴里。 「阿嗯……嗯嗚~~~ 噗滋~~~ 阿阿……嗚嗚……」因爲有東西塞滿了我的小嘴,我只能發出一些微弱的叫聲。 怎麽會這樣?我躺在沙發上,兩腿之間夾著小松精實的身體,衣服早已被拉起,露出里面我精挑細選的性感內衣牛仔裙被掀到腰間,嘴里含著俊成的肉棒,雙手被他扣住。小松雙手扶著我的細腰,賣力的用他又硬又長的陰莖干著我的肉穴,我早已分不清這是真實的世界還是我在作夢,只有下體火辣辣的疼痛感提醒著我,這是現實。 沙發上兩個人的肉體激烈的碰撞著,小松每一下的挺進都把我細瘦的身軀遠遠頂離開他的下體,在我的肉穴快要離開他的陰莖時,又被他掐著我的纖腰,狠狠的抓了回去,又是盡根沒入,我無力反抗,雙眼已經充滿了淚水,已經分辨不出來我所發出的是哭聲還是因爲疼痛的哀嚎聲。小松的身上滿是汗水,把他的胸肌跟腹肌沾的閃閃發亮,他的腰部充滿著力量,這是他平常健身的成果,渾身精力,無處發泄的他,如今終于找到出口,把他過剩的體力,完全發泄在我身上。 已經不知道被小松抽干了多久,我只覺得他的陰莖越來越漲,抽動的越來越 快,叫聲也越來越大聲。 「阿阿阿阿阿~~~~~~~~阿!!!!!!!!」 終于,他一個挺腰,把陰莖死命的塞進我的深處,我的恥骨被他頂的好痛,他抱著我,身體不斷的抽蓄扭動,汗水沾濕了我們兩個人的身體,他把所有的精液,一滴不剩的通通注射進了我的體內,說真的,我感覺不到所謂的熱流射進身體里,倒是他拔出來的時候,有感覺到很多黏稠的液體一道一道的流了出來,沿著我的屁股,流到了沙發上。 「你好了?那換我了。」 俊成完全不給我喘息的時間,他把我拉起來,讓我坐在沙發上,把我的雙腿分開成m 字,他則跪在地板上,挺起他的陰莖,對著我已經有點紅腫的肉穴,磨了幾下之后,狠狠的插了進來,剛剛已經被小松撐開的肉穴,讓俊成毫無阻礙的插到了底,他並不急著抽動,專心在感受肉穴的觸感,他左右擺動著屁股,像是畫圓似的磨蹭著。 或許是因爲剛剛小松的尺寸太大又太粗暴導致我只有痛的感覺,也或許是俊成比較溫柔,而且陰莖彎曲的角度剛剛好,他擺動到一個點的時候,我竟然有種從來沒有過的奇怪感覺,感覺下腹部那邊漲漲的,還有一點酥酥麻麻的感覺,當他碰到那里的時候,我竟然會不由自主的發出舒服的哼聲,對于自己有這種反應,讓我害羞的閉上眼睛轉頭不敢面對俊成。 「喔?是弄這里會舒服對吧?」沒想到他的觀察力驚人,看穿了我的反應。 他開始擺動著屁股,活用他上翹的陰莖優勢,用龜頭一直磨蹭著我敏感的地方。 「阿啊~~阿……俊成……不要……不要這樣……阿阿~~~不要這樣弄我」 「爲什麽不要?我看你不是很享受嗎?」 「阿~~因爲……阿嗯~~我覺得……怪怪的……阿阿~~~」 「我想看看繼續干下去你會怎樣耶。」俊成一邊說著一邊還是擺動著他的屁股。 「咦,你看,你勃起了耶。」 「啊……我才沒有……你不要再動了~~~阿阿……」 「怎麽會沒有?明明就硬梆梆的你看」俊成一邊說一邊搓弄著我腫脹的下體,雙重的刺激讓我掙紮著想擺脫他的侵犯 一旁的小朱休息夠了,又再度加入戰局,他跳上沙發,一手扶著他的陰莖,一手壓著我的頭往他跨下,撐開了我的小嘴把肥嫩充血的肉棒擠了進來做起活塞運動。 小朱:「噢~~這真的超爽的,自己打手槍根本比不上。」 有了小朱的幫忙,俊成可以專心的抽插著我,他的角度跟力道都拿捏的很準確,弄得我唉聲連連,但是因爲嘴里塞著陰莖只能依值發出恩恩的聲音,俊成勃起的陰莖在我體內不停的摩擦著我的肉壁,小穴里從酸麻感漸漸變成有一種漲漲的感覺,隨著俊成的抽插,漲漲的感覺越來越強烈,我的意識也越來越模糊,接下來發生了什麽事我已經記不太起來了,只知道在俊成不斷的抽插之下,好像有什麽要來了,但是又不知道是什麽,這跟自己自慰的感覺不一樣,如果要打個比方,就像是坐雲霄飛車一直往上爬,舒服的程度越來越強,但是看不見前方的軌道,不知道什麽時候會掉下來,掉下來會是什麽感覺? 因爲這種感官刺激是我從來也沒有嘗試過的,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,那種快感從下體穿越了上身傳到大腦,再由大腦傳達到四肢的每一根神經。我無意識的縮緊了小穴,迎合著俊成肉體的撞擊…… 突然,漲漲的感覺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無比舒暢的解放感,周圍的聲音全部都消失了,我整個人覺得輕飄飄的,很不真實,像在夢境里。有一種舒服的感覺傳遍全身,從每一根神經,到每一個毛細孔,都浸泡在這里面,像是要被溶化,而這舒服的感覺就來自于小穴里的陰莖,我不斷的扭動著身體,想讓讓陰莖尖端的龜頭能夠持續著頂著我最敏感的那個點,這樣我才能一直飄在天空里,不會墜落到地面下去。 「小朱你看,她高潮到射精了」俊成的一句話,稍稍把我拉回到現實 濃濃的jingye射出在我的內褲里,即使隔著內褲,也看的出來濕了一大片,有一些透過內褲的間隙流了出來,沿著我的大腿根滑落在沙發上。 「真的耶,俊成,不簡單喔,剛剛小松弄半天都沒有。」 「我再繼續插看看,看還會不會再有?」俊成繼續擺動起他的腰來,動作都力道都比剛剛來的更大 「嗯嗯~~~ 嗯~~~ 嗯嗯嗯嗯~~~ 」可能是因爲剛剛才高潮過,小穴里面變的很敏感,舒服的感覺也變的更強烈,我含著陰莖的嘴里不斷發出淫蕩的呻吟聲,在俊成又插了幾十下之后,舒服的感覺再度襲來,我的小穴再度發出高潮的顫抖,一吸一夾的吞吐著俊成的陰莖。 「又流出來了,她真的被干的很爽耶,這個騷貨。」他們說的話好令我感到羞恥,但是我身體的反應根本沒辦法反駁他們。 「欸,俊成,你快一點結束拉,我還等著要用勒。」小朱在旁邊只是被口交著,早已等不及要開干了。 「好啦好啦,我馬上好。」俊成加快了速度,抽插的幅度也比之前都來的還大, 我小穴的肉壁承受著他猛烈的撞擊,因爲興奮而縮緊的穴肉。給了俊成極佳的性交快感 在小穴里面,不規則的穴肉緊緊包覆著俊成的陰莖,在他挺進的時候,龜頭前端磨擦著肉壁進入我的最深處,當拔出時,穴肉則摩擦著龜頭底下的環狀部分,男人最敏感的部分都得到了享受,當然俊成從跟我性交的過程中得到極大的快感。 「阿啊~~好像快要射了」俊成一邊說著一邊又更使勁的干我 「恩恩~~~~嗚……恩恩恩~~~恩哼恩哼~~~~~」我則用舒服的淫叫聲回應著他。 「阿阿阿~~~~~~~~射了!!!!!!!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~~~~~~~~阿!!!!!」 俊成一個顫抖,把熱燙的jingye注入我的體內,我也同時又達到了一次高潮。 我門兩個緊緊相擁著大口喘氣,我纖細的雙腿夾在他的腰間,雙眼緊閉回味著剛剛那場激烈的性愛, 俊成休息夠了之后,他緩緩抽出他的陰莖,白濁的jingye又再次從我小穴里汨汨流出,流到地板上,聚積成了一小灘水窪 一旁的小朱這次又是排第三,早已精蟲沖腦,他把我翻過身來背對著他,抬起我的屁股,毫不猶豫的將他粗肥的陰莖塞進了我的小穴里。 剛剛已經被俊成插的很敏感的小穴,又再度被陰莖撐的大開,小朱雖然長度是最短的,但是他的陰莖真的很粗,硬度也夠,我的小穴被他塞的滿滿的,漲漲的感覺又再度出現,他一插進來就開始瘋狂的運動,而且我懷疑他有sm的傾向,他用力的掐著我的屁股,還會打我的臀部,整個就是暴力型的性愛,我被他打的痛了就會夾緊一下,他越興奮就會更用力的干我、打我。 「啪啪啪啪啪啪啪啪~~啪啪啪啪~~~~啪啪」 「啪搭啪搭啪搭啪搭啪搭~~~~」 「阿阿阿~~~嗯哼~~阿哈~~~嗯~好痛~~~嗯哼阿阿阿阿阿~~~~~~~」 肉體的撞擊聲跟他打我屁股的聲音還有我的淫叫聲充斥著客廳。 「爽不爽阿,我的肉棒干的你爽不爽阿?賤人!」小朱得意的問我「爽……好舒服……阿……嗯哼~~~ 阿阿阿……再用力干我……」我已經管不了那麽多了,我還想要更多高潮。 「想要我用力干你就夾緊一點!不然我就要拔出來了!」 「嗯……快點……我還要……阿阿~~就是那里……阿阿阿~~~~好舒服……阿阿阿阿~~~~~~」 小朱賣力的干著我,我的屁股上充滿著他的巴掌印,不過畢竟他的持久度還是不太行,又抽插了幾十下之后,他已經到達爆發的臨界點了 「喔喔……歐歐……阿~~~ 受不了了……我快要射精了……快要射出來了……你要我射在哪里?」 「阿阿……阿嗯……通通都射進來吧,我要你熱熱的jingye灌滿人家的小穴~~~阿阿阿阿阿~~~~」 他拼了命的抽插著,在大叫一聲之后,停止了動作,靠在我的背上,緊緊環抱著我,把他的jingye通通射了進來。 「呼~~~ 真的很爽,今天真是過瘾。」小朱離開了我的身體,坐在一旁喘著氣。 我趴在沙發上,屁股高高挺著,大量的jingye又一道道的流了出來,我的小穴顫抖抽蓄著,jingye隨著小穴的一張一合,不斷的流出來。 就這樣,這個晚上,我跟三個室友都干過了一遍,在這之后,我們的關系就像是同居的男女朋友一樣,我平常都一直維持女裝的打扮,我們也會一起出去逛街、吃飯。回宿舍睡覺時,我的房間門都是不上鎖的有時是小松進來跟我干了一輪,然后輪到小朱進來,俊成接著,也有時候是3p或是4p,總之,我負責解決他們旺盛的欲望跟無處發泄的精力,然后他們供我使喚作爲代償,有時我也會充當他們臨時的女友讓他們去跟朋友炫燿.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风骚的班花
评论加载中..